EMDR治療案例分享-車禍創傷記憶療癒

謝馨儀諮商心理師

(為維護當事人隱私,以下內容已經過改編)

小青是一名16歲的少女,一年多前曾在一次乘坐機車的過程中出了重大車禍,當場摔斷了兩根肋骨,被救護車送往醫院急救。身體經過長時間的治療與休養,傷口復原良好,然而心理上的陰影卻揮之不去!每當再次乘坐機車、甚至是聽到馬路上呼嘯而過的機車引擎聲,小青總是感到非常焦慮害怕,並且出現全身緊繃、胸口悶痛、呼吸急促的症狀。

因緣際會之下,小青接受一位EMDR治療師的服務,當治療師先透過初步晤談的資料蒐集,瞭解了小青的身心困擾之後,依其需要,向其說明一種專門處理心理創傷的治療方法──EMDR。雖然進行的方式聽起來與一般的口語晤談有些不同,需要在談話的過程中穿插進行視覺、聽覺或是觸覺等雙側刺激,但小青選擇接受治療師的提議,嘗試EMDR治療。

治療師在接下來的晤談中,先帶領小青學習一些自我安撫的技巧,例如:呼吸與放鬆練習、建立多種正向的內在資源:包括能夠使小青感到安全放鬆的安全平靜場所、帶給小青撫慰與滋養感的人際關係資源、自己擅長並且在投入活動時能夠對自己有正向自我評價的精通經驗資源……等。並請小青在生活中勤加練習,以助於小青在生活中遭遇困擾時,能自行有調適身心狀態的成功經驗。而此資源練習更重要的是能夠做為後續進行創傷記憶處理過程中,幫助小青在過去創傷記憶以及現在安全有資源的處境中,能夠適時提醒與轉換身心狀態。

在這些準備都完成之後,次回晤談,來到處理車禍創傷記憶的時刻。在治療師逐步引導和安全的陪伴下,小青回憶起有關車禍當下的影像、想法、情緒和身體感受,她能夠歷歷在目地注視著車禍當下受傷的自己,覺察「我處在危險中」之想法以及強大的恐懼感,並且深刻地感受到當初受傷部位的疼痛感。

開啟有關車禍的創傷記憶後,治療師引導小青在憶及記憶的同時,眼球隨著治療師的手指頭左右移動數十次後停下來,然後治療師請小青放鬆、深呼吸,並讓其簡短回應方才的歷程中,注意到了什麼?依此步驟重覆進行了數十個回合。小青隨著此歷程,身心自發性穿插浮現了有關車禍前後的片段記憶、情緒的起伏與轉變、以及想法和生理感受…等變化,直到對於此記憶不再感到困擾為止。接著,治療師引導小青鞏固「事情已經結束了,我現在安全了」的信念,並且帶領小青進行全身的掃描,確認有關車禍的記憶沒有殘留的負向影響留存在其身體中。

治療師感謝和肯定小青的投入,與小青討論從此歷程中有何收穫?小青驚喜地說:「現在回想起這場車禍,我不再覺得緊張害怕,胸口也不痛了!更讓我訝異的是,之前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受傷當下血淋淋的畫面和劇痛、還有自己要被推進手術房之前全身發抖的片段,但在剛剛眼球移動的過程中,我突然浮現當時媽媽在手術床旁緊緊牽著我的手的溫度,還有好朋友們在我住院時來看我、講笑話給我聽的記憶……這些被我遺忘的部分,突然都被回憶起了……」治療師為小青的收穫表達喜悅,並請小青在晤談結束後,留心生活中是否有出現有關的記憶、經驗或夢境,將之記錄下來,於後續的晤談中進行討論與處理。

有了處理車禍創傷記憶的成功經驗,小青更有熟悉感和信心與治療師繼續合作下去,在後續的數次晤談中,也藉由EMDR處理了數個其他的困擾記憶。直到結案的那一天,小青與治療師分享目前生活中不再為騎乘機車感到困擾,也躍躍欲試地計畫在自己滿18歲後的暑假去報考機車駕照。

臨走前,小青向治療師道謝,感謝治療師的陪伴與協助,治療師說:「謝謝妳願意選擇讓我以EMDR的方式陪伴妳走過療癒的歷程!如果這段經驗像是生產,那麼妳自己是產婦,我扮演的是在旁催化此歷程的助產士,所以最要感謝的其實是妳自己!謝謝妳選擇投入的意願、以及在過程中展現的勇氣和堅持!」

您是否也曾遭遇過某些重大事件,當時的困擾記憶深深影響了您當前與未來的生活呢?邀請您一同認識EMDR治療,或許有機會陪伴您擺脫過去記憶造成的負向影響,更自在地生活於當下,並且展望未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A WordPress.com Website.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